当前位置:潇湘钱柜娱乐手机版>古言>妾本惊华

楔子 未嫁先休

书名:妾本惊华|作者:西子情|本书类别:古言|更新时间:2014-04-18 15:14:29|字数:5008字
  天启四百三十二年,东璃一百一十六年夏。  三更鼓响过之后,天幕忽然划开一线亮光,给一夜雨雾的天色揭开了一道幕纱。  不久雾色尽褪,天色放晴。一见即知今天是一个万里晴空的好天气。  东璃国丞相府西北角一座破败的小院子里,传来了两个人的说话声。听声音显然是一主一仆。  “小姐,要是夫人还在的话,看到您今天终于熬出头了,一定会欢喜的。”透过破败陈旧的浣纱格子窗,可以看到一个十二三岁面黄肌瘦的小丫鬟,立在一身凤冠霞披,同样面色泛黄的女子身后,轻声道。  “嗯,娘在天之灵也安慰了!”女子声音轻柔绵软,极其好听。是东璃国丞相府排行第三的小姐凤红鸾。亦是东璃国第一美人。  只见她一身的凤冠霞披,端坐在一面有些残破的古镜前,丝毫不损她的柔美。头上是身边唯一的丫鬟巧儿绾的飞凤髻,头上戴着凤冠,朱玉垂落间一片华光异彩,身上是鲜红丝带的大红嫁衣,同样珠翠簇落,流光溢彩。  这一身的凤冠霞披,给她整个人儿更平添了三分娇美,七分娇媚。微黄的面色被脂粉仔细认真的遮掩去,无论从哪个侧面看,都是端的倾国倾城。  “小姐,您真美!今日洞房花烛夜,璃王爷一定会被您给迷死的。”巧儿看着镜中的凤红鸾,由衷的赞道。  凤红鸾娇颜一红,水波荡漾间一片情意流转,听到巧儿的话,顿时羞涩斥道:“小丫头贫嘴!要是到了璃王府万不可在人前如此说话,会被人传出轻浮,惹璃王厌烦的。”  “是,小姐,奴婢也就敢在您面前说说的。小姐这么美的人,璃王一定会爱护小姐如若珍宝的。”巧儿立即道。  凤红鸾浅笑不语。  巧儿又道:“小姐,听说璃王俊美丰仪,一表人才,而且文涛武功都是上乘,是世间少有的翩翩佳公子,年芳二十就被封王了,京中诸公子都不能攀比,被誉为我东璃第一公子,更是天下三公子之一,多少名门闺秀梦寐以求夫婿之人呢!夫人当年真是为小姐寻了个好夫婿。小姐可知道,咱们府的几位小姐都心仪璃王呢!”  “嗯!我知道。”凤红鸾对着镜中的自己浅浅一笑,脸颊溢出一个梨涡,想起今天要嫁的人,心中溢出丝丝甜美。  从小她就知道,她要嫁的人是璃王。  君紫璃,这个名字从她三岁起便记到现在。如今她十六岁。关于他的每一件事儿她都清清楚楚。今天终于要嫁给他了,心中怎能不喜?  想起已逝多年的娘亲,凤红鸾眼圈不由的红了,要是娘还在的话,知道她终于嫁给那人,心里该是多么高兴呀!  “小姐,这大喜的日子,奴婢不该提夫人,让您伤心了。”巧儿看凤红鸾眼圈红了,也忍不住红了眼圈,拼命压抑着眼泪劝道。  “嗯!”凤红鸾点点头:“巧儿,幸好这些年一直有你陪我。”  “小姐,巧儿会一直陪着小姐的,只是巧儿辜负夫人的嘱托,没能照顾好小姐。”巧儿咬着唇瓣,含着泪道:“前些日子还害得您被四小姐打了鞭子,奴婢没用。”  “巧儿,你别自责,那事儿本来不怪你,我们忍忍便也过去了。”凤红鸾劝道。想着身上才好的鞭伤别被新婚夫婿嫌弃才是。又想着那人惊才艳艳,不是那肤浅之人,定不会嫌弃于她的。  “还有五小姐六小姐更可恨,昨天居然将夫人留给你的凤鸣琴和碧血萧都抢走了,那可是夫人唯一留给您的东西啊,您怎么就舍得给她们呢!”巧儿揉着鼻子,气不过的道。  “娘亲在我心里,永远都在。那些东西不过是过眼繁华的杂物,给了便也就给了。巧儿,从今以后不准再提了。”凤红鸾轻声道。  “小姐,都是因为巧儿,要不是巧儿,小姐也不会给了她们夫人的遗物。”巧儿眼泪终于流下来,想起她被五小姐六小姐险些打死,要不是小姐拿出了夫人的琴和萧,她们不会放过她的。  “那些物事儿是死的,能换巧儿一命,娘亲在天也会安慰的。都过去了,别介意了。以后到了璃王府,我们再找更好的。”  凤红鸾想起那伴随了自己从小长到大的风鸣琴和碧血萧,从今以后就是别人的了,心中心疼。但依然安慰巧儿。巧儿陪她从小到大,要不是巧儿,她不定会死了几次了。娘亲若是知道也不会怪她的。  “希望璃王会好好的待小姐,小姐是这世界上最善良最好的人。”巧儿哽咽的道。  凤红鸾不再言语。想着只见过一面的君紫璃,那是四年前,青山古寺后山桃花满天飞,那男子一袭月牙白色的袍子迎着桃花而立。当真是人比花娇。那一眼的风华,她再难忘记。  今天,就要嫁给他了。时间过的如此慢。  “小姐,您心中是不是等的急了,如今才三更天,离五更璃王府的人来迎亲还早呢!要不您再睡会儿,听说还有拜宗庙,入陵祠,要折腾一天呢!奴婢怕您的身子受不了。”巧儿担心的道。  “无妨,我受得住。”凤红鸾柔声的摇摇头。  巧儿刚要再说什么,只听小院外来了无数脚步声,期间还夹杂着珠翠碰撞,莺莺燕燕的吵嚷声。一瞬间,宁静的小院顿时热闹了起来。  巧儿小脸顿时紧张的看向门外,听这么大的阵势也知道来的定是那些人,小身子顿时一哆嗦:“小姐……”  “别怕!是姨娘姐妹们送福来了。”凤红鸾心中一紧,随即安慰巧儿道。坐着的身子站了起来,将巧儿护在了身后。  巧儿点点头,想着小姐就要嫁给璃王了,而且还是璃王正妃。今日是大日子,晾她们也不敢再胡作非为的。明明很怕,但是还是从凤红鸾的身后出来,护住了小姐。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她们伤了小姐。  凤红鸾看着巧儿护在她面前,顿时心中一暖。  只是片刻间,一群女子便进了屋,一阵浓郁的脂粉味扑面而来。当前走进来一个满头朱钗环绕,身着大红锦绣袍子的丰满女子,年约三十多岁,不算特美,但是有一股子精明和女人的风韵,这两种结合在一起,不显突兀,倒是很耐看。  这个女子是丞相府的二夫人,沐晚晴。丞相府从主母夫人去世后,她一直把持着府中大权,虽然没被丞相扶正,但俨然是当今丞相府后院最有实权的女人。  她的身后跟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,谓之丞相府的三夫人、四夫人、五夫人、六夫人,七夫人、八夫人、九夫人……总共十二位夫人。  后面还有几位貌美如花的娇俏女子,谓之丞相府的四小姐、五小姐、六小姐、七小姐、八小姐……一共九位小姐。  在她们的身后,就是府中各方各院的丫鬟婆子了,足足有几十人,小屋子着不下,都等在了院中。丫鬟婆子手中都捧了胭脂水粉。  “呦!看看我们的三小姐都等不及,自己已经穿戴好了。”当前走进来的二夫人看着穿戴好的凤红鸾一声娇笑,只是这娇笑有些冷意和刺耳。不等凤红鸾说话,当先道。  “哪有新娘子上轿自己穿戴的,这要传出去还以为我们丞相府没人呢!”在二夫人身边的三夫人扫视了凤红鸾周身一圈,目光定在她的脸上,顿时嫉妒。尖锐讽刺的声音响起。  “可不是嘛!这要是让老爷知道了,还以为我们欺负你没娘呢!”四夫人也看着凤红鸾的脸,每看一次就想撕碎了。  “果然是小家子人生的,天生的狐媚子像。”七夫人开口。  “七妹妹,你可是怡红院出来的,怎么能这么说话呢!应该和红鸾更亲近才是。”被越过去的五夫人抓住机会讽刺道。  七夫人脸一白,刚想开口,六夫人立即道:“七妹妹怎么能和红鸾比呢!当年那位可是东璃第一院冠华居出来的呢!怎么能是小家子气的怡红院能比的?听说当年先皇也逛那里呢!”  “多不过就是一个卖的地方,冠华居有什么了不起?还不也是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地方。先皇当年……”八夫人立即冷哼道。  “就是啊,先皇当年可是……听说红鸾的娘还是先皇的入幕之宾呢……”十二夫人立即接过话道。  “我也听说了,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嫁给咱们相爷……”  “……”  话语越来越不堪入耳,凤红鸾的脸色有些白,唇瓣紧紧的咬着,袖中的手紧紧的攥着,这些年她们一直用这个来说娘,但从来夹枪带棒没敢这么大胆,今天却是不同往日了,看来她嫁给璃王,让她们嫉妒,如今受不住了。  一直记着娘临终的教导,她都忍了下来,如今叫她还如何能忍?  “你们……”巧儿看着自家小姐,气愤的眼圈都红了,瞪着那些女人,她们怎么可以当着小姐的面这么说夫人?  凤红鸾伸手拉住巧儿,看着对面的几位姨娘,慢慢的开口:“各位姨娘的话要是传到当今皇上的耳朵里,我们相府怕是……而且要是让爹爹听了,不知道会如何?”  不紧不慢的一句话,顿时让吵嚷的热闹的那些女人都安静了下来。除了二夫人外,一个个脸色都惨白的看着凤红鸾。她们似乎说了大逆不道的话。  “红鸾说的对!你们这样议论先皇,若是传出去想要整个相府都跟着陪葬么?”二夫人凌厉的扫了一眼红鸾,对着身后怒喝。身后人群顿时鸦雀无声。  “不就是说说嘛,娘你也太小题大做了,先皇都死了三年了,而且说的本来就是事实。谁知道有的人是不是野种……”二夫人的女儿,丞相府四小姐风金铃开口,她从进来目光就嫉妒恨意的看着凤红鸾身上的大红嫁衣,凭什么她可以嫁给璃王。  一听野种两个字,凤红鸾袖中的手更是攥紧。只觉得刺耳。  “住嘴!”二夫人一看自己的女儿,再次怒喝。别的事儿都可以说,先皇的忌讳却是不能说。说出去是要杀头的。  “就是,二娘,您也太小题大作了,四姐说的对,本来就是事实嘛……”五小姐凤青灵是三夫人的女儿。平时和四小姐凤金铃待一起的时间长了,也学她几分跋扈。  “就是,两位姐姐说的都对。空穴不来风,谁知道三姐是不是我们的三姐呢……”六小姐凤银铃也开口。她娘是府中的四夫人,四夫人是大将军的嫡亲外甥女,在相府中这四夫人和六小姐也比其他小姐说话底气高。因为身份最高。  凤红鸾紧紧咬着唇瓣,见二夫人一副看戏不再开口,她缓缓开口:“几位姨娘和姐妹们要是不明白,一会儿可以去问爹,我想爹一定会告诉你们的。或者是你们要是嫌麻烦,红鸾可以帮你们问问。”  一句话出口,二夫人脸一变,其他夫人更是脸一白,四小姐、五小姐、六小姐同样小脸一白。  凤红鸾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们。她们侮辱她不要紧,不能侮辱她娘。忍也是有限度的。今天她大喜的日子,娘在天上看着呢!  “来人!四小姐、五小姐、六小姐立即去祠堂请跪三天!只准喝水,不准吃饭!”二夫人看着凤红鸾,精明的看出这次是过了,她火了。立即对这身后怒喝一声。  “娘?”四小姐惊呼。  “二娘……”五小姐和六小姐立即身子一软。  “二姐姐,孩子们无心之失,还是不要吧……”三夫人和四夫人立即求情。  “这事儿还是要看红鸾的。”二夫人毕竟有自己的女儿,将难题推给凤红鸾。  “全凭二娘做主。”凤红鸾恨极了今天。淡淡的道。  “压下去!严加看管!”二夫人顿时一气,开口。  “二娘不要啊,我们知道错了……”凤青灵和风银铃立即哀求二夫人。  “凤红鸾,你娘不要脸,没想到你也黑心,你居然敢告诉爹爹,爹爹也不会向着你的,我说的都是事实,谁知道你是不是你娘和哪个男人的野种……”凤金铃开骂了起来。  “住嘴!你真是无法无天了!”二夫人一个巴掌扇了过去,将凤金铃打倒地上,厉声道:“来人!将四小姐压下去!”  立即有两个婆子进来,将凤金铃拖了下去,凤金铃又是哭又是骂的。多数话语是不堪入耳。二夫人的脸色时越来越黑。五小姐和六小姐吓傻了,二夫人从来都舍不得打四小姐,她们不用人来拖,乖乖的跟着去祠堂了。  三夫人和四夫人刚要求请,二夫人一个凌厉的眼神扫了过去,她们立即住了嘴。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,她们知道二夫人的意思,这事儿只要先稳住凤红鸾,等她今天上了花轿,再将女儿放出来也不迟,多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。顿时都踏实了。  “红鸾,你看二娘这样处置可好。”二夫人立即收了一脸阴沉,笑着对凤红鸾道。  “二娘处置很好。红鸾累了,想休息一会儿。”凤红鸾轻声道。  “那好,你先休息,等花轿来了,我喊你。”二夫人今天本来想好好的修理一番凤红鸾,没想到看戏看出了问题,如今女儿的把柄在人家手里攥着,要是真捅出去,可就是十条小命也保不住的。没得了理,自然不敢再生事,顺着凤红鸾笑道。  几位夫人刚才都参与说先皇,如今看二夫人都服软了,也不敢再生事,都悻悻然的退出了小院。  转眼间,刚才热热闹闹的小院静了下来。  凤红鸾身子一软,就要向地上倒去。巧儿惊呼一声,立即的扶住她,哭泣道:“小姐,您要挺住。等璃王爷的花轿来了就好了。”  “嗯!”凤红鸾含着眼泪,闭着眼睛应了一声,身子虚软的靠在了巧儿的怀里。  主仆二人都不在说话,时间进入了倒计时,等着,等着,再等着,只要璃王爷的花轿来了,她们便看到希望了。  只是不成想,这一等便等了整整一日。  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,没等来璃王的花轿,却等来了一纸休书。  两个休妻大字映入眼帘,落款是那个她在心里记了十几年的名字。笔走龙蛇,潇洒风流,可见执笔者该是一个多么俊逸卓绝的人儿。  这是这么些年他亲手交给她的唯一笔墨,只是这唯一的笔墨却是休书。未嫁先休。何其可笑?凤红鸾看着手中的休书,笑出了眼泪。  这就是她日盼夜盼,盼了十几年的人?这就是娘亲给她选的良人?良人啊!没了娘亲,她还可以盼着夫君,没了夫君,她如今还能再盼什么?没有了盼头,这人生还有何意义可寻?  不管丞相府早已经鸡飞狗跳,那些姨娘姐妹们翻塌了天。更不管外面她本来被传的不好的名声再加了重重的一笔。拿着休书在凤府的荷花池前坐了一夜,天明时分,凤红鸾就穿着昨日的大红嫁衣跳进了荷花池。  荷花池里惊起了一池锦鲤。  ------题外话------  新文,欢迎亲们收藏!么么,O(∩_∩)O~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打赏
  1. 上一章(快捷键:←)
  2. 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神奇推荐位
  1.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

    萤夏 / 著 一场暗杀,一次重生,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,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。...
  2. 猎户的辣妻

    妖娮 / 著 村口老言家的姑娘嫁给了村中唯一一户猎户,听说这老言家的姑娘,在嫁给猎户之前还许过猪肉...
  3. 鬼手天医

    火龙汐 / 著 铅汞鼎中居,练成无价珠——我有绝世炼丹术,炼得续命丹在手,阎王也要靠边走!她,唐心,...
  4. 婚后蜜宠:萌妻至上

    情非缘浅 / 著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,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!次日离开前,顾秋慈掏出一沓钱放在床边,...
钱柜娱乐手机版